固城湖大閘蟹金秋開捕 拼多多源頭好蟹助力豐收節
江蘇廣播 2021年09月17日

  9月15日,江蘇南京高淳區沛橋村,陳蕓站在自家的蟹塘邊,看著父親陳建祿橫舟水上、將第一袋蟹籠慢慢拉起,塘面泛起層層漣漪,一只只舉著毛絨蟹鉗的肥美大閘蟹離開生活了8個月的魚塘。秋風徐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固城湖大閘蟹上市時間。

  2019年,因父親養蟹連年虧損,陳蕓決定返鄉創業,希望通過電商把源頭好蟹賣出、賣好。2020年,她在拼多多開店,成為拼多多“長三角新蟹農計劃”的商家之一;今年,她作為拼多多固城湖大閘蟹頭部商家的核心供應商,參加了金秋消費季的豐收節活動。

  作為農業農村部、商務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聯合發起的中國農民豐收節“金秋消費季”主要參與平臺之一,9月7日,拼多多正式啟動了系列電商助農活動,固城湖大閘蟹正式登陸“豐收節”專區;同時,拼多多聯合科研機構發布了長三角“河蟹商品分等分級標準”,助力產業良性發展。多多賦能蟹都,金秋共慶豐收。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固城湖大閘蟹上市時間,固城湖水域方圓百里,這里出產的大閘蟹又被稱為“固城湖螃蟹”或“高淳螃蟹”,有“蟹中之冠”的美譽。 攝影 安順

  父親養蟹連年虧損

  90后“蟹二代”女孩返鄉創業

  出生于1990年的陳蕓,是土生土長的高淳人,在固城湖邊長大。兒時的記憶里,每到秋天,她清早在家門口的水塘邊洗漱,有時會順手抓出一只大閘蟹,在米鍋里放上小木架子,上灶烹蒸。飯熟之時,大閘蟹也已全身金黃,品一品,膏滿黃肥,鮮甜味美。

  固城湖水域方圓百里,這里出產的大閘蟹又被稱為“固城湖螃蟹”或“高淳螃蟹”,有“蟹中之冠”的美譽,是中國第一個水產類馳名商標、第一個中國國家地理標志產品,被評為“中華絨螯蟹典范品牌”。

  因擁有獨特的地理條件,固城湖邊的村民們上世紀90年代初就開始養殖大閘蟹,原本做木匠的陳建祿也跟著承包蟹塘、養殖大閘蟹,規模從最開始的幾畝擴大到了近20畝。養蟹是件辛苦的事,年初放苗,之后在湖面種水草、養螺螄,日常都要投喂。陳蕓作為家里的獨女,從小看著父母養蟹,自己卻從未嘗試過。

  父輩養蟹,二代賣蟹,出生于1990年的陳蕓放棄城市生活,返鄉創業,去年她通過拼多多等平臺賣出近2000萬元的大閘蟹,今年的大閘蟹季,她已做好準備。 攝影 阿哲

    考大學時,陳蕓選擇了文秘專業,畢業后,她和很多年輕人一樣選擇在城市定居,經過幾年打拼,她成為一個國際鍋具品牌的經銷商,在南京、鎮江、蘇州等地開了6家分店,買車買房,過起了遠離農村的城市生活。

    陳蕓的父親仍在養蟹,但這條路卻走得磕磕絆絆。不是蟹養得不好,而是他不知道如何把蟹賣出好價錢。2017年陳蕓得知,家里的18畝蟹塘一共虧損了8萬多元錢,2019年虧損額更高,達十幾萬元。

    看著父親日夜操勞的樣子,陳蕓坐不住了。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她決定返回家鄉,幫家里賣大閘蟹。得知這個消息時,父親一口回絕——除了心疼女兒的事業,他也認為問題不在自己。“養蟹十幾年都沒賣好,沒碰過這一行的女兒怎么能行?”

    但是,陳蕓依舊堅持。她的思路非常清晰:先養一年蟹,摸清門道、掌握大閘蟹的習性;同時借助電商這個日漸成熟的銷售渠道,利用自己積累的銷售經驗,組建電商團隊來賣蟹。

  2020年,經過近一年的準備,陳蕓在拼多多開起了店,銷售自家養殖的固城湖大閘蟹。當時,拼多多聯合固城湖、洪澤湖、長蕩湖、高郵湖、大縱湖、南漪湖、蕪湖、興化等長三角大閘蟹優質產區,發起成立了“長三角大閘蟹云拼優品聯盟”,陳蕓的店也成為拼多多“長三角新蟹農計劃”的商家之一。

 今年,陳蕓決定專心做高品質的大閘蟹,成為拼多多固城湖大閘蟹頭部商家的供應商。 攝影 阿哲

  13年里過手數千萬只大閘蟹

  團隊里的“90后驗蟹師”嚴把質量關

     如何保證高品質大閘蟹通過電商渠道銷售出去呢?陳蕓團隊里有個“守門人”,把著第一道關,他就是驗蟹師趙亞云。

     趙亞云承擔的工作是:每當蟹農來賣蟹,他需要在短時間里準確判斷大閘蟹的品質,區分出公母、稱好重量,放到相對應的蟹池里。陳蕓賣出的每一只大閘蟹,都要經過他的手。

  趙亞云,高淳人,也出生于1990年。他自小就愛摸魚捉蝦,與固城湖大閘蟹算是“從小的交情”。“我也很好奇,好蟹的標準是什么?要怎么挑選?”趙亞云回憶,10多年前的一件事令他感觸很深:有外地朋友來做客,他特地去市場買了幾只大閘蟹,并交代老板“一定要選好的”,但回家做好之后,卻發現蟹簡直難以下口。自那時起,他就決定自己研究如何挑蟹。   

  陳蕓團隊里的趙亞云,是個擁有13年驗蟹經驗、過手數千萬只大閘蟹的“驗蟹師”

    “起初沒有什么好辦法,就是靠一只只地吃,一點點摸索積累經驗。”趙亞云說,固城湖的大閘蟹的“好”要看8個字:青背、白肚、黃毛、金爪。

  比如“黃毛”,指的是好蟹的腿毛呈黃色。因為抓大閘蟹主要是在晚上,到了夜間需要打手電筒,光一照,蟹的腿毛若呈棕黃色,就是好蟹;若是白色的毛,就不算好。

  如今,趙亞云已經當了13年的驗蟹師,過手的大閘蟹近億只。他可以做到看一眼、抓一下就能判斷公母、重量和品質,其中,重量的誤差控制在0.1兩(即5克)內。

  眼下,正值固城湖大閘蟹上市時。經過一整年在大閘蟹行業的摸爬滾打,又有眾多“身懷絕技”的伙伴助力,陳蕓比去年更自信了。她牽頭組建的合作社已擴大到60多人,覆蓋社員蟹塘2000多畝,另外還覆蓋了合作社之外的蟹塘2000多畝。

  陳蕓說,去年,通過拼多多等電商平臺,她的品牌“蟹小喬”固城湖大閘蟹銷售額做到了近2000萬元。她既向父親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也證明了通過電商銷售固城湖大閘蟹是完全可行的。

  又是一年大閘蟹季,固城湖大閘蟹已登陸拼多多,8億多用戶將能以實惠的價格買到產地直發、足斤足量的優質好蟹。  攝影 阿哲 

  堅守品質,用好平臺

  為拼多多用戶送上高品質大閘蟹

     大閘蟹的上市期一般從每年9月開始,持續3個多月,將近100天的時間。作為驗蟹師,這100天是趙亞云一年中最忙的時間。每天經他手的大閘蟹將近3萬只。

    “這100天里,有70天都是處理蟹的高峰期,我每天睡覺的時間都很少,最短一次一天只睡了2小時左右,經常是倒下就睡。”趙亞云說,驗蟹師是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一兩秒就要過一只螃蟹,并且準確率要高,一旦停下來就會感覺非常疲倦。每年的這段時間,他體重至少要降10斤,年年如此。

  13年的驗蟹經驗,讓趙亞云練就了一種獨特的能力——聞味辨蟹。每當他經過蟹塘,嗅嗅氣味,就能判斷塘里的蟹是否已經成熟。“相較于不成熟的蟹,成熟了的蟹會有一股獨特的氣味。”他說,今年他收了一個徒弟,也是養蟹多年的年輕人。在大閘蟹上市季,他將和徒弟一起幫忙陳蕓驗蟹?,F在,大家都已準備好,為拼多多的用戶送上高品質的大閘蟹。

  為了迎接今年的大閘蟹季,陳蕓團隊還新建了一個1000多平方米的倉庫,核心團隊擴大到40多人。陳蕓說,今年的大閘蟹季,“蟹小喬”可以供應120萬斤大閘蟹。目前,她已經和味庫海鮮等拼多多平臺的大閘蟹頭部商家合作,專供中高端消費市場。“要把品質好、性價比高的源頭好蟹賣到全國,讓固城湖大閘蟹為全國人民熟知。

  固城湖大閘蟹的特點是“青背、白肚、黃毛、金爪,目前,固城湖大閘蟹已登陸拼多多。 攝影 阿哲

  立標準、拓銷路 蟹香漫金秋

  江蘇省南京市高淳區的固城湖是優質大閘蟹的主產區,固城湖水質清新、水草豐茂、蟹餌豐富,螃蟹養殖面積連續20年穩定在20萬畝以上,以螃蟹為主的水產養殖業已成為高淳最重要的富民產業和最具特色的地標產業。高淳電商協會相關人士介紹,今年高淳區螃蟹養殖面積21.2萬畝,總產量可達1800斤。

  目前,各地的大閘蟹產區都在加速拓展線上市場,據了解,高淳區注冊登記的電商企業和個體經營戶約1200家,網店約5500多家,電子商務規模呈快速增長趨勢。

  對陳蕓來說,今年蟹季,她要堅定地守住品質,用好拼多多這個覆蓋率高、曝光率大的電商平臺,把優質的固城湖大閘蟹銷往全國。她堅信,自己的“蟹小喬”品牌一定能成為源頭好蟹的代名詞。

  作為國內最大的農產品上行平臺,拼多多也在不懈努力著,助力各大農產區打造優質的產地品牌、提高地理標志農產品的知名度、推動各地農業產業升級。據了解,中國農民豐收節金秋消費季期間,拼多多將為固城湖、洪澤湖等大閘蟹主產區的商家提供資源對接,流量傾斜等政策支持,并通過“百億補貼”全面覆蓋,增強區域大閘蟹品牌的市場競爭力,助力其拓展新的消費群體。

  借著農民豐收節金秋消費季的契機,拼多多聯合江蘇省淡水水產研究所正式發布了長三角“河蟹商品分等分級標準”。在市場現有的通用規則基礎上,對大閘蟹的檢測方法、質量評定方法、包裝運輸和貯藏等方面確定了新型的商品標準。對此,拼多多相關負責人表示,希望借由長三角大閘蟹的分級標準制定,探索更多中國農產品源頭的新標準,繼而助力高品質、名品牌農產品的形成,讓消費者享受到明確可靠的農產品品質保障,同時也能幫助農民獲得更多的收益。  

  

中國農民豐收節金秋消費季期間,拼多多將為固城湖、洪澤湖等大閘蟹主產區的商家提供資源對接,流量傾斜等政策支持,并通過“百億補貼”全面覆蓋。 攝影 阿哲

  • 下載客戶端
更多 DJ大咖
頻率:
主持人:
汪玲
磊磊
娜娜
程鳴
梁爽
王丹
鄧煌
美文
曉東
陸瑩
沈穎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 江蘇交廣科技信息發展有限公司 蘇ICP備08110475號-5 網上視聽節目許可證號 1003036
伊人久久自慰网_伊人久久自慰AL_伊人久久中文字_伊人久久影院综合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